阿里巴巴“文化病”

前言:

    阿里巴巴集团首席市场官王帅今天下午发布微博说,“如果坚守企业文化是一种‘病’,我们愿意病入膏肓;如果打击腐败是一种‘错’,我们愿意一错再错!”,而在这条微博下面,他转发了此前一篇媒体报道,“阿里巴巴的文化病”。近日,有媒体报道称阿里巴巴得了文化病,且“病得不轻”,文中把海归高管水土不服、淘宝小二滋生腐败等问题根源都归咎于其企业价值观这种“文化病”。王帅的这条微博,则被广泛解读为对上述报道的一种回应。

    事实上,在中国的大型企业中,阿里巴巴一直是以其鲜明的企业文化,强力的执行能力闻名业界,而其独有的价值观考核体系亦被业界称道。“客户第一、拥抱变化、团队合作、激情、诚信、敬业”这个被称为“六脉神剑”的核心价值体系,占考核比例50%的价值观考核,等等系列的针对企业文化的塑造,在阿里巴巴内部一直得到强力贯彻。

    近两年来,这家中国最大的电子商务平台公司给人们呈现出多种全然不同的侧截面,作为一个年轻的巨头,它一方面奔放热情、志向高远、前景美好、增长迅速;但与此同时它的业务模式一直变幻不定,人员爆发式增长,伴随着无法掩饰的小二腐败、老员工恪守忠诚、外来高管黯然离去……

    尽管越来越少在公众场合出现,但马云仍然占据着媒体的目光,阿里巴巴私有化、阿里和雅虎之间的回购大战、惩治腐败措施……两个月前,四月的一天晚上,身在杭州的邵晓锋接到了马云从北京打来的电话,他在电话中要邵晓锋出任“首席风险官”一职,这个电话打了一个多小时——邵晓锋向马云详细了解了他希望自己防范风险的范围、做法等等细节。也许马云眼中看到了阿里巴巴集团正在面临着很多的“风险”,他希望邵晓锋能够帮他在这些风险出现之前就将其杜绝。

    在布置邵晓锋出任首席风险官之前,马云就上收了阿里集团的人力资源权。马云正在试图增加员工对这家公司企业文化的认同度,既要保持一线员工的参与度,又要缩小人为干预的空间。阿里巴巴集团首席风险官邵晓锋在和媒体沟通时说,阿里巴巴的价值观是遏制不良行为和风气入侵阿里巴巴集体的重要因素,“但如果没有对价值观的坚守,或许阿里就不会有勇气出台如此之多的制度性反腐措施。”

    马云成为阿里巴巴的精神领袖,一部分缘于他自己有足够的气场,当然也有公关的推动、读者对成功者和坚持者的自发推崇密切相关。马云对外宣称,阿里巴巴的文化中有“六脉神剑”等,但在很多外部人眼中,十月份即将步入49岁的马云也是阿里巴巴唯一的精神领袖和文化代表,人们大多想不起六脉神剑是哪六脉,阿里内部也没有哪一个人再有马云一样的号召力。

    马云在公司内有很多崇拜者,尤其是老员工。一位工作了五六年的阿里巴巴集团旗下子公司前高管告诉本报,在阿里巴巴内部,有的员工确实极度崇拜马云。而把马云当成一种心理依靠是因为公司的调动太过频繁,例如主管轮岗、业务变化太快——就像一个旅行团,每天都换导游。当然,一方面轮岗可以有助于避免形成小团体、滋生腐败,另一方面,却也让员工总觉得漂泊不定,而马云则成为了那面永远不倒的大旗。

    对于更多员工,尤其是新进入公司的80后、90后的阿里员工来说,“崇拜”一词则显得有些遥远。也许是因为马云不再像创业初期那样和他们共同工作,同他们讲述理想。新员工能够见到马云的次数很少,因而他们更关注自己的职业发展目标、收入、团队文化、同直接主管是否合作愉快,在阿里巴巴内网上,如果他们对某位高管的发言不满,他们可以直接扣掉高管在内网上的人气值。

    在阿里巴巴创立初期,马云的“个人色彩”为阿里系各公司起到了保驾护航的重要作用,因为这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企业的掌控权高度集中、稳定、目标明确且执行力强大——其效果其实远远大于“六脉神剑”。事实上,在企业文化这一点上阿里巴巴甚至被很多公司的领导者所羡慕,他们毫不犹豫地认为,成功的企业都需要有影响力的企业文化,一个有影响力的领导人是一个公司品牌文化成功的关键因素。

    任何一家公司想做大,如果仅仅靠收入上的激励是远远不够的,对公司的控制的最佳方式就是精神上的统一,让人齐心协力和认同才是更深层的推动力,从这个意义上讲,企业管理过程中将面临心理学甚至哲学层面的种种辩论,而这些辩论,也都在阿里巴巴出现了。

    入职有一段时间的阿里员工称,他感觉阿里巴巴现在官僚主义的倾向很严重,企业文化被纳入考核,但部门间很封闭,很多人单纯是为了KPI而做事。马云对阿里巴巴企业文化的投入不可谓不用心,2009年年初马云还曾经带着阿里系高管去了一趟美国,拜访了很多大公司之后,有一个阶段公司曾经设立过“闻味官”。目的就是为了尽量保证做到让每个进入阿里的员工都认同阿里的企业文化。当时的阿里巴巴集团人力资源总监吴航对本报透露,马云向阿里的人力资源部门提出:要严把招聘关,招聘优秀的人才,要吸引那些“和阿里的味道一样的人”。

    尽管后来出现了腐败,但马云对此仍然十分坚持。邵晓锋说了一句话:我们不会要求十多亿人都认同阿里文化,我们只要找出24000个就够了。为了让企业文化真的影响员工的行为,马云早就开始把员工的业绩考核也和企业文化这些软性的东西联系起来,他试图将企业文化落实在阿里巴巴员工的日常工作中。

    一位没有融入阿里巴巴最终离职的淘宝前高管对马云的做法嗤之以鼻。他用“物极必反”来形容对阿里巴巴的企业文化。在他看来,自己不能接受的是某些阿里老员工们对马云那种类似宗教崇拜似的感情。他说:“我可以尊重他是一个企业家,尊重他是一个创始人,但我不需要在灵魂深处把灵魂卖给他,没有必要把他当做一个马云教来崇拜。”

    这位前高管概述了什么样的员工能够在阿里巴巴工作久长——那些草根的,原来生活条件不是很好的、毕业后就进入阿里巴巴的以及和马云一起创业的……而那些在跨国公司工作过的、受过外国教育的、相信制度管理的,是不能在阿里巴巴融入的。

    在这位淘宝前高管看来,阿里巴巴集团内部出现腐败的原因主要就是互联网这个行业本身就相当浮躁,80后、90后有追富情节,而互联网本来就是个人员流动性高、唯钱是图的行业。出身于跨国公司的这位高管相信,企业制度才是一个公司真正要用来维持生命力的根本。

    这位员工回忆,空降到阿里巴巴的大多来自Google、百度这些大公司,进入阿里后的级别都在M4以上。而他们这些“土生的”与高M阶层高瞻远瞩的做法不是很匹配,就开始产生冲突:空降来的高管会有点失落,感觉阿里老人固守,自己无法融入;而老阿里人则认为,新来的人都不知道阿里是怎么走到今天的,来了就大刀阔斧地乱改很不合理。

    前述阿里旗下子公司的前高管对本报称,新进来的较高级别的管理者起初很多都不理解阿里巴巴的文化,因为阿里内部没有那么多的等级,没有老板文化,他们从大公司过来之后会有很大的失落感。作为阿里内部元老的这位人士也认为,无论什么人,如果一进来就试图做一些改革本身就是情商太低。

    在创业家杂志社的官方微博上,挂着马云这样一段话:2001年,我犯了一个错误,我告诉我的18位共同创业同仁,他们只能做小组经理,而所有的副总裁都得从外面聘请。现在十年过去了,我从外面聘请的人才都走了,而我之前曾怀疑过其能力的人都成了副总或董事。

    阿里巴巴这家公司的文化,多元且充满冲突,这其中包含江湖、帮派与现实利益间的冲突。阿里巴巴以前就是画饼给下面的人,用江湖文化去精神上抚慰员工,但阿里的员工毕竟不是真正的江湖侠士,他们很多人一直跟着马云,但经济回报并不丰厚,当现实利益摆在眼前时,江湖上的大侠们就不再是大侠了,而变成了腐败的贪污者。 

温馨提示:
1、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边带责任。
2、如本网所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著作权或版权拥有机构致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本网将在第一时间处理妥当。如有侵犯您的名誉权或其他权利,亦请及时通知本网。本网在审慎确认后,将即刻予以删除。
3、本网原创文章未经本网允许,私自转载者本网保留追究其版权责任的权利,转载请注明来源宁蒙陕甘人才网